Industry news

我用3000元,买了2只“JPG”的猫……

你买过JGP图片吗?几万美金一张那种。

  今年6月10日,CryptoPunk #7523以1175.4万美元成交,在苏富比举行的 NFT 艺术品展览及在线拍卖活动中。

  而过去一周,CryptoPunk销量TOP10合计价值约5059ETH,约合1387万美元。其中最贵的一枚NFT售价1500ETH,约合438万美元。

  高价格加上破圈效应,如今的CryptoPunk无疑是NFT市场中最昂贵的藏品。其价格已经高的离谱。

  从官网数据可见,该项目的NFT单枚均价在18.34万美元。目前最低价为43枚ETH。约合12.66万美元。

  正是因为CryptoPunk的火爆,各类跟风的头像类NFT项目飞速上线。

这些项目,你是否参与?

  我们来看看最近密集发布的头像类NFT项目、试着看看今天的市场是多么的疯狂。

  从数据网站cryptoslam.io提供的数据看,当前、近7天NFT收藏品销量排量行榜的前20中、头像类NFT项目占据15席。其它非头像类项目分别是Axie Infinity、Art Blocks、NBA Top Shot 、Sorare、Curio Cards。

  这些动辄卖出高价格的头像类NFT都是些什么呢?我们来欣赏一下。

我用3000元,买了2只“JPG”的猫……(图1)

  排名第3,Bored Ape Yacht Club(BAYC)、无聊猴游艇俱乐部、这应该是继CryptoPunk之后最火的项目、接触过此类NFT项目的人多少都知道它。

我用3000元,买了2只“JPG”的猫……(图2)

  排名第4,Meebits。这个项目的开发者就是CryptoPunk的开发团队Larva Labs,3D像素角色,知名度也是不错的。

  CryptoPunks、Bored Ape Yacht Club、Meebits,这应该是头像类NFT里最知名的三大项目,制作也算精美,用作社交账号的头像还是挺漂亮的。AG九游会而接下来这些高居前20排行榜的项目,知名度就低很多。但它们爬升的速度非常惊人。我们用大图来欣赏一下。

我用3000元,买了2只“JPG”的猫……(图2)

  排名第8,World Of Women、从数据可以看出、该项目最低价1.5枚ETH。

我用3000元,买了2只“JPG”的猫……(图2)

  排名第9,Animetas、画风很动漫、适合做头像、最低价格0.64枚ETH。

  猫是头像类NFT项目的常客,多个项目都以猫为主角。前20里就有4个。这充分说明,猫还是最受地球人追捧的动物。

我用3000元,买了2只“JPG”的猫……(图5)

  比如排名第12的Cool Cats,最低售价要1.1枚ETH。

我用3000元,买了2只“JPG”的猫……(图5)

  比如排名20的Stoner Cats,最低售价0.5ETH。

我用3000元,买了2只“JPG”的猫……(图5)

  排名第17的Gutter Cat Gang,地板价2个ETH。

我用3000元,买了2只“JPG”的猫……(图8)

  排名第15的Mooncats,画风是这样的。虽然有点随意和说不过去,但、它的地板价是0.86ETH一个。

  这些有趣的“JPG”图片,你觉得物超所值吗?实际上、作为销售额排行前20的项目、这些NFT的吸金能力都不俗。

  数据显示,第20名的Stoner Cats、其近七天的销售额为1091枚ETH、约为300万美元。也就是说,就是这么个像素猫图片NFT、过去7天产生了300万美元的交易额、约合2000万人民币。

我用3000元,买了2只“JPG”的猫……(图8)

  实际上,这仅仅是7天销售额排进前20的项目,还有更多的头像类NFT项目没有进入排行榜,但它们正以非常快的速度诞生,然后造成以太坊网络拥堵,交易额冲榜……

  所以,你是否感受到了头像类NFT的疯狂?

疯狂,我用3000元抢到了两张“JPG”格式的猫!

  8月8日晚上11点30分。我也参与了一把头像类NFT的抢购,感受了一下当前NFT领域最火的游戏是怎么玩的。

  MAO DAO是一个元宇宙玩赚公会类的项目,非常类似于Axie Infinity背后的流量推手Yield Guild Games(YGG),号称东方打金公会。

  当晚,其首批共计1000枚NFT盲盒发售,每个地址可以抢购5枚NFT、单枚售价0.08个ETH。仅仅3分钟,该项目的盲盒便被抢购一空。

  在拉高Gas费的情况下,每个盲盒打开都是一个画着不同猫咪图像的NFT,我顺利抢到两个盲盒。AG九游会除去手续费,费用为0.16枚ETH,折合人民币大约3000元。

▲作者抢到的两只猫

  ▲作者抢到的两只猫

  从数据看,整个销售的金额在80枚ETH。约合人民币160万左右。

  在盲盒销售完毕后,MAO DAO的 Discord群炸了、很多人根本连网页都没有刷新出来、也有人将Gas拉高至数百美元、依然没有成功购买。 更多人开始询问项目方,什么时候可以发售第二批盲盒。

  从群聊天记录可以看到,购买者非常热衷与兴奋。事实上,在NFT类项目如此火爆的当下、可能没有人觉得、这会是一件亏钱的事情。

  目前,该项目在Opensea的数据显示,地板价为0.19枚ETH,这是不是意味着,参与者至少获得了大约1倍的收益?目前,该系列最高标价为50ETH,这是否意味着这个地址收获了大约625倍的收益?

  答案是否定的。有价无市。从Opensea可以看到,真正完成交易的地址非常少,仅少数地址的NFT以1枚ETH和3.1枚ETH的价格完成换手。而总交易量仅为11.7枚ETH的数据也表明,这个头像类NFT的交易活跃度还非常低。

  实际上,有用户将某个CryptoPunk的挂牌价设置为10的40次方亿枚ETH,目前ETH的总量大约才1.1亿枚,此前,挂牌价没有任何意义,可是。

  交易活跃度或许才是衡量NFT项目热度的关键指标。

我用3000元,买了2只“JPG”的猫……(图11)

  参与MAO DAO盲盒的抢购无疑是了解本轮头像类NFT火爆现象的一个切入口。

  实际上,头像类NFT项目的相似度极其高、除了JPG图片不同之外、玩法几乎可以说是千篇一律、比如发行总量在1万枚、初始价格在0.08ETH、不同NFT之间具有稀有度的差异、比如服饰、配件、发型、颜色等。而这些NFT往往是项目社区成员的标志,参与社区治理等,项目方会对持有此类NFT的地址给与特殊待遇,如允许持有者进入特殊的虚拟会所。因而,是否具有社区共识是此类项目是否能够火起来的最主要原因。

  目前,头像类NFT的火爆其实非常像是此前动物币的集体上线。

  5月,市场疯狂追逐猪猪币、秋田犬币等各种小动物币种,甚至还出现了熊猫币、猩猩币、狮子币、太空狗和皮卡丘。央视也对彼时“动物币大混战”进行了报道。3个月后的今天可以看到,动物币的疯狂几乎就是市场由热转凉的转折点。而今天,大部分动物币的流动性已经非常低,或者说处于归零状态。

  这对市场参与者其实是一个提醒,让市场回归理性,那就是头像类NFT的火爆,它会不会成为泼向市场的一盆凉水?在极热之后。